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致电:400-080-5708 服务时间:8:00-18:00

我国居民杠杆率究竟在什么水平?

0
回复
344
查看
[复制链接]

34

主题

12

帖子

42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42
发表于 2018-7-11 16:14: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夏 丹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
近十年来我国经历过的三次周期性回升均与加杠杆有关,其中前两次加杠杆主体分别为企业和政府,而居民部门则“抢镜”这第三次。目前我国居民部门杠杆率在什么水平?这个水平是高是低?关键问题在哪儿?本文旨在回答这三个问题。
Q1

我国居民部门杠杆率究竟在什么水平?


  • 居民加杠杆行为包括个人进行消费或经营活动获取的贷款,最主要的来源是商业银行。2017年金融机构向居民新发放的人民币贷款额为7.1万亿元,年末余额为40.5万亿元。截至2018年5月底住户部门贷余额达43.4万亿元,在同期各项人民币贷款余额中的比重超过了1/3(图表1)。住户贷款按用途可分为消费贷款和经营贷款,其中消费贷款占据主导,在住户贷款余额中的占比达到78.2%;按期限可分为短期和中长期贷款,主要是中长期贷款,占比约71.8%。
图表1 金融机构住户贷款结构


  • 除了商业性贷款之外,公积金贷款也日益成为居民加杠杆的一个重要来源。2017年共发放住房公积金个人住房贷款9534.85亿元,低于2015年和2016年的水平。2017年末,个人住房贷款余额4.5万亿元,个人住房贷款率(指个人住房贷款余额占住房公积金缴存余额的比率)87.3%,较上年略有减少(图表2)。
图表2 个人住房公积金贷款发放情况


  • 互联网消费金融平台的迅猛发展使得从这一渠道投放的消费信贷规模不容忽视。根据艾瑞咨询《中国互联网消费金融行业报告》,2017年互联网消费金融放贷规模约4.4万亿元,增速超过900%。不过,随着互金平台规范化政策逐步落地,互联网消费金融进入整顿期,无资质、不合规的机构和产品将面临清理,市场增速将显著放缓。
△ 据此估算:
我国居民部门总负债或接近50万亿元,与GDP的比值约为60.4%;
其中消费负债规模约40万亿元,与GDP的比值约为48.3%(图表3)。
图表3 我国居民部门杠杆率估算

Q2

如何评价这个杠杆率水平?

△ 这个水平高吗?不算高。
以国际清算银行(BIS)采用的住户核心债务口径来进行横向比较,截至2017年第三季度中国居民部门债务规模约为5.8万亿美元,约合38.6万亿人民币;居民部门杠杆率即住户核心债务占GDP的百分比约为48%。这一比值虽高于同期新兴市场经济体平均水平38.9%,但远低于发达经济体均值76.2%,并位于全球平均线62%以下(图表4,以蓝色显示列入统计的全球43个主要国家和地区,颜色越深代表居民杠杆率越高)。按杠杆率从高到低排列,我国居民杠杆率在全球43个主要国家和地区中排名第28位,总体来说并不算高。根据国际发展经验,未来随着人均GDP的提升,我国居民杠杆率还有上升空间。
图表4 全球主要经济体居民杠杆率水平(%)

△ 但问题是,太快了。
尽管我国居民杠杆率水平总体并不算高,加杠杆速度却极快。仅以金融机构居民部门贷款占GDP的比重计算,我国居民部门杠杆率在2016-2017年上升速度明显加快,两年内提升了10个百分点,并于2017年末达到49%(图表5a)。居民可支配收入对新增负债的覆盖能力和居民储蓄存款对存量负债的覆盖能力都出现明显下滑,2017年末覆盖倍数分别降至7.08倍和1.49倍(图表5b),前者甚至低于美国次贷危机前的最低水平7.8倍,后者亦侧面说明我国高储蓄率抗风险的优势正在削弱,还款压力的增大加剧了现金流断裂风险。
图表5 我国居民部门杠杆率及债务覆盖能力

与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相比,纵观2012年至2017年第三季度近五年的时间里,我国居民杠杆增速位列第一(+61.6%),大幅超过发达经济体(-0.26%)、新兴市场经济体(+38.4%)及全球平均(+4.73%)(图表6,图中经济体后数字为采用BIS口径的居民杠杆率水平)。尤其是2016-2017年两年间杠杆率上升最为显著,年加杠杆速度均在10%以上。
图表6 全球主要经济体居民杠杆率与加杠杆速度(%)

同时我国居民加杠杆存在区域发展不均衡的状况。截至2017年末,大部分省市处于全国平均值49%以下,山东、湖北等较低,居民杠杆率仅在30%左右。但北京、广东、福建等省市杠杆率较高,均在57%以上;海南省虽然居民杠杆率绝对水平低于全国平均,但住户贷款余额增长速度遥遥领先,年速度超过50%(图表7,仅包含具有2017年住户贷款数据的19个省区市)。
图表7 我国部分省市居民杠杆率与加杠杆速度(%)

Q3

关键问题出在哪儿?

2015年以来居民负债迅速增长的核心正是居民杠杆集中加在住房信贷上。不过,2016年前后加杠杆的主要资金来源却不尽相同。
△ 第一个阶段(2015-2016年),个人住房贷款投放剧增。
伴随着房地产市场的繁荣,各商业银行对收益较低但风险较小的按揭贷款偏好增强。尤其是2016年,银行普遍把发展房贷业务作为一个重点方向,将信贷资源大量投放到住房按揭贷款上,新增个人住房贷款总额接近5万亿,占金融机构各项新增贷款的比重达四成,规模和占比均创历史最高纪录;占比住户部门新增贷款总额近八成,贷款购房成为拉动居民杠杆率过快增长的最主要原因。而另一方面,杠杆的撬动也刺激了包括自住和投资投机在内的购房需求扩大,推升了房地产资产价格和市场预期。
2017年起,“去杠杆”供给侧改革和“房住不炒”定位强化,商业银行在央行、银监会等部门的监管要求下收紧了个人住房贷款政策,投放额度严格控制,审批和发放速度明显放慢。个人住房贷款新增规模由2016年的5万亿降至2017年的2.8万亿,同比由86.5%大幅下降至-44.4%(图表8)。2018年以来,房贷规模和占比延续逐步回落态势,与房地产政策冷却和市场交易降温相一致。第一季度新增房贷在各项新增贷款中的比重已压降到20%以下,为峰值水平的一半。
图表8 居民购房贷款和短期消费贷款及增速走势(亿元;%)

△ 第二个阶段(2017年起),短期消费贷款爆发式增长。
在房贷快速扩张的势头得到遏制之时,又出现了一些新情况。2017年全年新增居民短期消费贷款规模达1.87万亿,是上年新增额的2.3倍(图表8),其中很大一部分实际用在了购房加杠杆上,以消费贷之名行房贷之实。2010-2016年间住户短期消费贷款在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中的占比均在2%-3%的区间内,而2017年该比例飙升至5.11%。按正常年份的占比估算,有约0.7-1.1万亿新增短期消费贷款超出“必要水平”。除此之外,还有陡增的互联网消费金融产品投放,以及信用卡透支付购房首付,亦可能属于“绕道”性质。
“零首付”优惠及“首付贷”等场外配资手段突破了按揭首付的政策红线,而这恰好是我国住房金融体系有效防控风险、避免重蹈“次贷危机”覆辙的一项重要保障,变相加杠杆可能带来的危害不容小觑。2018年以来,这类现象受到住建部、人民银行、银监会等监管机构关注,去“违规”杠杆的要求正被持续强化。
由于银行对贷款用途的追踪和管控存在难度,部分互联网金融平台贷款申请门槛较低,如何阻挡消费贷变相涌入楼市的暗流成为监管的难点,也是这一阶段居民部门去杠杆的重点,监管层面还将出台更多相关政策强化对个人综合消费贷款、经营性贷款、信用卡透支等业务的额度和资金流向管理,严防此类资金违规进入房地产领域。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华夏配资网的官方立场,如需刊登转载请注明来源华夏配资网并注明作者,违者必究。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扫描微信二维码

查看手机版网站

随时了解更新最新资讯

0530-3625105

在线客服(服务时间 9:00~18:00)

在线QQ客服
地址:山东省菏泽市牡丹区青年路光大商贸楼B20
电邮:2541944188@qq.com
移动电话:15315404116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3 Comsenz Inc.